數學考卷太威,老師眼睛差點瞎掉

數學考卷太威,受傷的不是學生而是老師

同事開刀,恢復期間無法說話,隨時拿著一本筆記本,以文會友。

我心想,老師的職業病大概就是這了,恐怕有生之年我也難逃「喉嚨長繭」這事。

2018年4月19日,教師職業病,果真找上門。

趁孩子們去上科任課,趕緊利用空檔把期中考數卷拿出來批改,考卷捲成一捆,我正面、反面反捲整理,說時遲那時快,一張卷子趁隙飛出,紙張銳利的邊緣不偏不倚迅速「劃過」眼前。

在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時,旋即迎來一陣強烈劇痛,痛到……震懾靈魂深處。

狂烈劇痛中,無法張開眼,不,是無法閉上眼,不不,是既不能張眼,也不能閉眼,這是怎樣?

眼淚狂噴,完蛋,大事不妙!

劇痛像是辣椒水強灌入眼!

釐清痛覺集中在右眼,那飛起的卷子,應該不是「戳」一下,而是在脆弱的右眼角膜「劃了一刀」!

平常被考卷割到手指,已是家常便飯,這次,割到眼睛,非同小可。

痛楚中,想起岡山國小門口好像有診所,起身從走廊望去,左眼看見「眼科」,我的老天鵝啊!有眼科,得救了,趕緊奔下樓。

前一秒痛不欲生身處地獄,下一秒上天堂

一進診所,護士馬上點上麻藥,這麻藥可厲害,前一秒還痛不欲生,下一秒清爽舒服。

醫生用儀器替我檢查右眼,說我「傷得不輕」,劇痛是因為角膜被割開,神經暴露,再加上眼皮開闔,每眨一次眼,就會刮到角膜割痕,所以才會這麼痛,痛不堪忍。

被割開掀起的角膜,該不會像烤熟捲起的小卷,導致我張眼閉睛都是錐心泣血的痛。

「可以不要這麼痛嗎?很痛苦……」我苦苦哀求。

「那就不要眨眼….」醫生說。

「蛤??這太強人所難了吧!」我大驚。

「不眨眼是不可能,所以,要用『眼墊』把眼睛包紮起來。包起來不用眼,就不會眨眼,不眨眼,就不會刮到。」醫生說。

「變成獨眼龍?」我又大驚。

「獨眼龍」那還得了,右視野全部消失,我還得開車回家及接回小孩啊?

「你這樣算很幸運了,要是傷口再過去一點點,割到瞳孔,傷口好了結疤,會影響日後視力……」聽完醫生的話,我應該要高興嗎?

討價還價後,所幸除了「獨眼龍」之外,還有別的選項可以選。

聽從醫囑,自費買了一片類似隱形眼鏡的「角膜片」,它可以隔開受傷角膜與眼皮的摩擦,這樣,就不用包成獨眼龍了。「角膜片」濕濕軟軟,一放進右眼,瞬間吸附上眼球,完全貼合。沒遇到不知道,原來還有這樣的「救星」。

問醫生傷口要多久才會癒合,「至少要五到七天……」蛤啊!真是不幸,竟然要這麼久?

醫生說,現在是上麻藥止痛,等麻藥退掉了,就會恢復痛覺……

痛感恢復,滿清十大酷刑?

聽到這,我整顆心七上八下,剛才痛得撕心裂肺,然後,沒多久又會恢復痛感,這是滿清十大酷刑嗎?

拿了抗生素藥水及人工淚液,沮喪的回到學校,小朋友一見到我,急著問數學考卷改好了沒,大家想知道分數。

唉唉唉!殊不知,數學考卷實在太「威」,老師眼睛差點瞎掉!

同事見狀,驚呼不可思議,紛紛建議我去趕緊至大醫院檢查更詳細一點。

隨著時間流逝,麻藥漸退,痛感果真開始出現,大軍即將壓境,那鋪天蓋地的痛,讓人精神不由自主的緊繃起來。

岡山這裡沒什麼大醫院,就算有,不一定附設眼科。

輔導楊莉雲主任查了岡山秀傳醫院,萬幸,有眼科(眾人歡呼);但是,今日休診。

主任又往南查詢,查到再遠一點楠梓的健仁醫院,有眼科(眾人歡呼),一樣今日休診。

接著,想起本地有岡山空軍醫院,有眼科(眾人歡呼)。因為距離很近,立刻驅車前往掛號,進入大廳,看到眼科大大「休診」兩字……

我是痛暈遲鈍嗎?竟然一廂情願以為眼科有看診?

今天是全球眼科醫生的神祕聚會日?

返校後,同事繼續往北查詢,路竹唯二的兩間中型醫院,連眼科都沒有。

往更北的方向找,台南成大醫院有眼科,萬幸啊(眾人歡呼),不幸的是竟然「停診」!

查到這裡,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,莊燿隆校長建議直接往台南市找,台南有市立醫院,馬上查詢也是「休診」!

護士阿姨接著查了台南奇美醫院,也是休診!

眼睛被考卷割傷已屬離奇,這下子,方圓百里不是沒有眼科,就是沒有門診,今天是「眼睛不能受傷日」嗎?還是,今天是全球眼科醫生的神祕聚會日?

眼睛痛死,不捨再彼此折騰,放棄查詢,拖著病體回家。

這時發現「角膜片」上出現白白霧霧的斑點,我感覺,開始失去右眼的視力……

不禁猜想,難道,醫生放上角膜片時卡到髒物嗎?

兩個小孩已經接回,正在車上,現在該怎麼辦?

萬一等會兒失去視力,怎麼開車!

沒大醫院,算了,趕緊附近找了小診所,醫生說角膜割傷後,分泌物會不斷冒出,累積多了,卡在角膜片上形成白霧白點。

聽完,嗚~真是覺得悲慘,痛死就算了,實在不敢想像等一下還有什麼異狀出現?

候診時,接到家長關心電話,問是不是像白內障那樣,對,差不多就是那樣。

原以為醫生會把髒污的角膜片取下來清洗,大概是不行,所以醫生拿了無菌棉花棒,跟我說他要「戳掉」角膜片上的白點點,要我「張大眼,將眼睛定格,停止呼吸,不准亂動」,好讓醫生戳準。

我用力睜大眼定格,希望醫生一戳就中,讓我快點解脫。

當我凝視割痕,割痕彷彿也凝視著我

戳戳戳……戳了老半天,我在心底唉聲哭叫及忍耐,沒想到,醫生竟然失手戳到其他地方。

啊啊啊啊啊~~嗚

聽見我激烈哀號,醫生滿頭大汗解釋著髒污白點卡得太緊,清不掉。

我的媽啊!崩潰!

如果醫生不終結我的強烈劇痛,強烈劇痛就要終結我了!

瑜和宇站在旁邊觀看「戳戳樂」,看得瞠目結舌直發抖:「媽媽,好恐怖,好恐怖哦……」

醫生說抗生素藥水不夠力,加給了口服藥丸。

離開診所,視線矇矓,眼睛紅腫,整個人虛脫。

淚眼模糊開車回家,一進家門晚上八點多,極度疲憊,東西亂扔,直接撲倒客廳。

此時,接到校長的電話,校長興奮的說,終於問到台南再遠一點的新樓醫院晚上有看診。

時間已經近九點,累癱的我只想閉眼及躺平。

我再不睡,馬上崩潰。

至於瑜隔天的期末考,媽媽已經元氣盡失,一切請自立自強(或自生自滅)!

此刻,我不討好世界,我只討好自己。

隔天為了請公傷假,到台南大醫院就診,花了一整個早上排隊看診,右眼視力從1.2剩下0.4,原本看得到的,都模糊了……

事已至此,健康比較重要,眼睛更是重要,因眼傷嚴重,公傷假兩週。

意外眼傷,視力變弱,但是「看」到同事對我的關心及幫忙,感謝同事在急迫中對我伸出援手。

健康,原來是遙不可及的奢侈

受傷雖已逾兩年,但是,眼傷後遺症,竟如影隨行。

一張數學考卷,讓我反覆煎熬兩年多還沒結束……

兩年多來持續複診,不管去哪一家診所,醫生一檢查就追問,為何兩眼異常這麼大?

以前,早上手機鬧鐘響,看準並快速切掉鬧鈴,多麼簡單的一件事。未料,眼傷後,變成遙不可及的奢望。

清晨,恍惚中鈴聲大作,右眼……竟然像是沾了強力膠的蚌殼,牢牢黏住。

突然不能張眼的那種恐怖詭異感,筆墨難以形容。

慌亂中「使勁」睜眼,瞬間迎來暴痛,痛徹心腑,血絲馬上佈滿眼球,瘋狂噴淚。痛,痛到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

角膜受傷後每日的病理變化,讓人難以捉摸,每日迎接深不可測,高不可尋恐懼的未知,令人膽戰心驚!

痛不堪忍,直奔醫院急診,為了眼睛就診,不知耗掉多少時間、心神及體力。

醫生用儀器檢查,發現右眼角膜被扯裂出數個大小不一傷口,這就是劇痛的原因。

醫生說,原本正常的眼睛有自我調節的保水功能,使眼球在「閉眼時」也能靈活轉動,沒有阻力。

但是割傷後,保水功能被破壞,淚液分泌不足,眼面乾燥導致「眼皮」與「角膜」黏住……

乍聽,晴天霹靂,自己的眼皮竟然會和自己的眼球黏在一起?

「用力睜開眼」的代價,就是角膜再度被「撕裂」。

我的天啊!這眼傷的後遺症也未免太恐怖了。

唉!有些事沒遇到,就是不知道,一張數學考卷,竟會有如此威力?

「復健之路」往往要親身體驗,才知道什麼是無止盡「違反人性」循環下漫漫長路的過程。

生活就像藍天白雲,晴空萬里,突然狂風驟雨,你連說不的權利都沒有。

延伸閱讀

人生不怕一了百了,而是怕沒完沒了

創意教學魔法教師 林晉如

我是林晉如老師,對教學充滿熱情,熱愛閱讀與藝術。喜歡創意過生活,分享妙點子。

希望能與同好激起火花,共創利他互好的學習環境。

為學生好,也就是為臺灣好。

熱門文章
最新文章
Scroll to Top